当前位置:主页 > 皇家彩世界1396me网址 >
皇家彩世界1396me网址

不过这麒麟臂使出之后捕神也是越发的感觉到了

来源:皇家彩世界1396me-皇家彩世界1396me开奖直播 发布时间:2018-08-21
内容摘要:梁子翁眼前白光一闪,那捕神却是紧接着挥剑砍来。但见梁子翁拂尘轻摆,脸带寒霜,一道破空之声甚是劲急。捕神挺叉急刺
 梁子翁眼前白光一闪,那捕神却是紧接着挥剑砍来。但见梁子翁拂尘轻摆,脸带寒霜,一道破空之声甚是劲急。捕神挺叉急刺,梁子翁急忙绕步向右,猛地挥动拂尘对着他的头颈打去。
 
    捕神纵身而起,凌空一跃,一招“剑寒三尺”给了梁子翁势若雷霆的一击。梁子翁急忙运劲急甩,手中拂尘倒转,反身跃踏。但见右脚下的木桩全然被捕神剑气斩断,木块掉入了火海之中,纵然被烧红的灰烬尽灭。避开了捕神的这一招,梁子翁已然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梁子翁这下子全身铆足了劲,此一战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正在他这一略微凝神之间,捕神又是扑杀上来。梁子翁见捕神来势劲猛,猛地一下子倒转了拂尘,拂尘柄在绝世好剑上一挡,借势窜开。紧接着,梁子翁拂尘一起,向着捕神头顶直击。
 
    捕神侧身欲要躲闪,不曾想这拂尘在梁子翁的手上挥动自如,变幻莫测。这一个激灵,却是打中了捕神的左臂。那拂尘材质也不知是用的何种材料,宛若刺猬钢钉,硬生生的划破了捕神的手臂处衣服。连同袖子在内,划出了一道又长又深的口子,白肉一番,鲜红的血液从肉里渗了出来,很快染红了里面的白色衬衫。
 
    “风大哥!”木婉清看在眼里,捕神为她承受了太多的伤痕了,只是看在眼里,却是痛在心里。她那长长的睫毛上挂满了泪珠,犹如出水芙蓉般清丽。那泪珠仿佛留恋那洁白的肌肤,迟迟不肯落下。
 
    “这点伤势,还奈何不了我!”捕神强忍着左臂传来的剧烈疼痛感,还要再战。梁子翁可不会给捕神稍加喘息的时间,当下高举着拂尘向着他的胸口疾挥。捕神见状,当下横剑挡开。拂尘便乘势弯将过来,卷住了绝世好剑的剑柄。嗤嗤嗤的一阵轻响,一夺一甩之间,捕神的绝世好剑赫然离手,被甩飞在了木台下方的院落之中。
 
    兵刃离手,捕神这下子赫然是处于不利之势。不过捕神临危不惧,悍然想凭借着手脚功夫胜过眼前的梁子翁。“哈哈哈,捕神,这下子,你可是连兵刃都没有了,我看你还怎么跟我对打!”梁子翁讪笑道。
 
    “哼!即便是没有了兵刃,一样能够结果了你!”捕神运劲双掌,踏步飞掠上前。梁子翁急忙甩动拂尘,左右来回扇动。捕神以“风神腿”全速攻击,身形犹如一阵幻影般的旋风,令得梁子翁找不到攻击点。双脚猛踹,劲携势风,赫然将梁子翁的拂尘击落,掉入了火海中,化为了灰烬。又是猛的一脚,梁子翁血花乱溅,扶摇间倒落下去,脱离了木台。
 
    这一连串的攻击耗尽了捕神的体力,越发的感觉到身体被掏空,索然无力。烟熏火燎之势骤起,捕神快步跑到了木婉清的身旁,为她解开了铁锁链。
 
    “风大哥!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木婉清一下子瘫倒在了捕神的怀里,含情脉脉,诉吐真意。
 
    “婉清,我说过,即便是死我也要和你死在一起。现在,风大哥就带你离开这里!”捕神知道以木婉清现在虚弱的身体是肯定走不了路的,便将她背伏起来。
 
    不过,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梁子翁被打落台下,非但没有掉落进火海之中,依旧残活着。他在最后一刻抓住了一块木桩,这才保全了性命。但见他一步一步的攀爬了上去,重新回到了木台之上。“捕神,我要杀了你!”
 
    看到梁子翁还没有死,捕神便预感到又是一场悍战要打了……
 
 第三十五章 怒发冲冠为红颜
 
    “风大哥,你快把我放下来吧,你背着我不好与他交手,我不想成为你的负担……”木婉清很是焦虑,捕神背着自己,面对着强敌梁子翁,实在是难上加难啊……
 
    捕神却是回应道:“你怎么可能会是我的负担累赘呢?我可从未如此想过,自从我把你从山林之中带出来的那一天起,我早已视你为我生活的一部分了……”
 
    听到捕神这番说词,木婉清的心里一阵暖感。“风大哥……”木婉清开始呜咽,一阵的哭泣,时而啜泣变成持续不断的哭泣。
 
    “哼!你们两个想秀恩爱就去阴间秀去吧,今生来不及成婚喜结良缘,到了阴曹地府,说不定你们还能够再做一对鬼鸳鸯,哈哈哈……”梁子翁冷嘲一番,他最见不得的便是他人之好。
 
    捕神听得这番话,当即气的不打一处来。“梁子翁,你找死!”捕神猛地运劲回神,右手忽的一掌对着梁子翁猛拍过去。瞧得捕神的这一掌冲势极猛,梁子翁也不敢有几分的懈怠。梁子翁身子向前一挺,右手化掌相迎。经过与捕神的这场交战,梁子翁对捕神倒也有几分认可。捕神年纪轻轻,武功绝学已然参半鼎峰,与他交手,全然不像同那杜杀过招一般,而是真正的生死较量。梁子翁倒是有些享受同捕神交手了。
 
    自从被梁子翁的拂尘击伤了左臂肩膀之后,肩膀上的肌肉骨肌大受损伤。二人双掌交接,拼比的还是雄厚的内功。这一番较量下来,捕神自然是不堪其力,很快便后退数步,败下阵来。
 
    “你的剑法与近身功法都练得不错,只可惜,你的内功造诣还是不够,这就是人无完人呐……”梁子翁淡然道。
 
    捕神也自知自己的内功修为不够,平日里遇上内功强者,基本上几个回合下来便是一输。捕神粗喘着气息,呼吸有些急促。背上的木婉清轻轻地挥动袖子给他擦拭着额头上的虚汗以及嘴角上的血迹。看得捕神左臂上的伤口,木婉清都有些不忍直视,当下撕扯下来一块布替他包扎好了伤口。
 
    “梁子翁,我们接着来吧!”捕神摆好了架势,一定要与那梁子翁分出个高下来。
 
    “好,老夫真是越来越欣赏你了,放马过来吧!”梁子翁挥手成拳,对着捕神迎击而去。
 
    捕神调整好了呼吸,这一次他要占的主导权。但见捕神跨上一步,右手探出,凛然抓住了梁子翁的胸口。梁子翁自然不能任凭捕神狠抓,当下挥动双拳怦然一击。捕神手臂振处,当下猛的一拉,侧身一拽而避开。梁子翁的这两拳遂即扑了个空,但是手腕一举,又是弯绕而过。捕神右脚猛地一踏,调动力量劲力汇集手臂。原先,谨记着孟婆前辈的教诲,右臂的麒麟臂不可轻易使用,一旦用力过度超出了负荷,即便是当世神医也救不了他了。不过眼下情况危急,也只能将希望全部寄托在麒麟臂上了。
 
    浑然间,麒麟臂再次发动,这一次的威力大幅度的提升了数倍,犹如麒麟奔腾热血咆哮。看着火红的烈焰包裹着的手臂击打而来,那梁子翁的眼里充满了恐惧。火焰是真的,那种炽热的温度绝对不是幻影,隐隐约约间能够看到一只狂奔而出的火麒麟。
 
    “啊……”梁子翁吃力的一声喊叫,麒麟臂对打上了他的两只手臂,根本是招架不住。这股气浪潮天,火热滚袭。仅仅是这一拳,就已经打退了梁子翁的沉沉两拳。梁子翁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本凭借着他的两击重拳,应该能够击倒捕神才对,却不曾想,情况来了一个大逆转,完全颠倒过来了。
 
    不过这麒麟臂使出之后,捕神也是越发的感觉到了身心的疲惫。麒麟臂给捕神带来的负担重荷实在太大了。“风大哥,你没事吧?”木婉清不停地为捕神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细细察觉可以看到捕神的右臂还在不停地颤抖。
 
    就在这时,背后隐隐约约传来一道强劲的掌风。“风大哥小心!”木婉清摇身一转,替捕神承受住了来自姚千树背后偷袭的强硬一掌。
 
    登时间,木婉清喉咙间血水涌了上来,如今伤体已经渐渐不支。“婉清,婉清你怎么样,没事吧?”捕神当下乱了神,没想到危急时刻,是木婉清替自己挡下了这一掌。看着不远处几米站着的姚千树,捕神一脸的怒视,当下怒火中烧。“姚千树,你个狗贼!”
 
    “哈哈哈,捕神,刚才那一掌没有打中你,算你走运!不过接下来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姚千树一脸的奸笑。原本在十字坡败给了捕神,令得他北冥宗宗主的面子和名声扫地,今日他终于等到机会挽回丢失的面子与名声了。
 
    “姚千树,你背地里偷袭,算得上什么英雄好汉?”捕神发怒冷喝道。
 
    “英雄好汉?我姚千树本身也不是什么正统人士,何来的英雄好汉一说呢?”姚千树没皮没脸的回应道,好不知羞。
 
    一旁捂住胸口的梁子翁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指着那姚千树说道:“姚千树,这是老夫与捕神之间的战斗,用不着你插手!”
 
    “哈哈哈,梁子翁,这捕神的人头可是值个大价钱,难不成只许你一个人独占鳌头,让我们这些人喝汤吗?”姚千树反问一声,令得那梁子翁气愤的说不出话来。
 
    木婉清被姚千树击打的昏了过去,脉搏气息奄奄,呼吸微弱,恐怕危在旦夕。“姚千树,快将七日断魂散的解药交出来!”捕神将木婉清摊放在地,瘦弱的身躯独占起来,凛然带着一股劲风。